视域主旋律自我文化电影-上海甬信投资-鹏程经济消费网

视域主旋律自我文化电影

上海甬信投资2019-09-25 11:17:36

空白
专注于新闻传播类辅导独家、专业、精准、有料

鹏腾工作室

输入
编者按
以《战狼2》为典型代表的主旋律电影已成为传播学研究的重要对象之一。什么是主旋律电影?为什么主旋律电影能够抓住国人的心?当前我国的主旋律电影又存在哪些问题呢?这篇文章或许可以给你启发。
▷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鹏腾工作室立场无关。


【摘要】近年来中国主旋律电影不断在“他者”凝视下产生了一种常态式的自我“内化”,不断地接受消费文化的规训,逐渐在对过去主旋律电影的改变中成为当代电影不可或缺的部分,并获得多重文化认同。但随之出现的历史虚无主义、政治无意识、身份的丧失与暴力等问题不断地冲击着新主旋律电影,促使新主旋律电影在自我“内化”的过程中产生了与自我同一性相悖的符号“异化”,让自身在这个作为消费商品符号来实现身份认同的社会体系中,在对其所代表的中心文化不断消解与建构过程中进行了重建。
【关键词】新主旋律电影;消费文化;认同;异化

当代中国诸多观念已发生了改变,在纳各层次群体为一体的电影体系中,消费至上的原则在争议中渐盛。无论是2013年“粉丝经济”概念的提出,还是当今“男色消费”的盛行,都不断地冲击着整个电影消费场域。同样,“IP”经济的不断衍生,使得整个电影消费市场更加丰盛。但是,作为产生时间最长的以“八一厂”为代表的主旋律类型电影的身影在这场当代消费体系的冲击中不断淡化。在多元文化互动的时代,电影作为一种商品,作为一种生产过剩社会中人们消费行为的代表性行为,不断地作为文化丰富的表征,出现在各类媒体的头条。在这个丰盛的表象下,主旋律电影亦告别过去诸如《红色娘子军》《大决战》《南征北战》等传统类电影,主动迎合当下消费经济规则,以“小鲜肉”“当红花旦”等自带粉丝量的明星参演宏大叙事的影片,无论是《建国大业》《建党伟业》,还是《建军大业》都是主旋律电影转变过程中的代表。当然,除此之外,主旋律电影中的战争电影亦有着很大的改变,如引入港式风格,或效仿“好莱坞”,从《湄公河行动》、《战狼》系列,到之后的《红海行动》,均是这改变中的力作。但是,在不断获得高票房、好口碑的表象下,主旋律似乎存在仅为影片“外衣”之嫌。
一定程度上,“崇高”已被消费社会所解构。当然,不可否认正在盛行的主旋律影片的展现方式标志着主旋律类型片的重新崛起。就如鲍德里亚所言,“如果没有‘集体意识’中对享乐的预料和自省式协同增强作用,消费就只会是消费而不会具有社会一体化的力量”[1],在观者的热呼中不断传出的感动话语,无疑昭示着文化心理认同,无关盲目与崇拜。在这争议的转变中,无论是新主旋律影片以“宣扬口号”令观众产生民族认同感,还是以其中的“暴力”表现→公众在当代丰盛社会下享受的“虚无”事实,抑或是影片正面形象的物化等手法带给观众的“快感”,均昭示着消费体系下,一切均无可逃避。
01
认同:身份的物化
主旋律电影主动在当下的变革中向消费的前沿靠拢,积极开拓其表达自我话语权的新途径。主旋律电影追求集体身份认同,而这一目标在多元主义盛行、中心主义消解的当下,似乎变得遥不可及。因此,根深蒂固的传统秩序在此已不适用——影片中如果仅仅沿用军装、徽章、口号等程式化符号,而不加新的表现形式的话,所谓的宏大叙事不会再使观众感同身受。同时,虚拟化的时代,影片的情节、传统“英雄”的塑造对观众的吸引力不再,反而在这个异质文化充斥的时代,让现实失真了。
《战狼2》中令观众记忆最深的应该是护照上所显示的“中国公民,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你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这句话。暂且不谈内容是否真实,“公民”是否恰当,就这样“……抹去其客观特性的基础上将其建构”[2]式的一句话却在当下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这无疑是切合当下中国人民一个共同的祈求——祖国的强大与对个人的观照,这已经超越了真伪。同时,在故事的讲述中,从《湄公河行动》中对东南亚国家的救赎,到《战狼2》《红海行动》彻底化身为“世界救赎者”,已经彻底超出了过去以革命故事为主要事件的叙事。这种“好莱坞化”的电影制作方式,为何出现在新主旋律电影的表达中并有着愈演愈烈的趋势呢?
在“大国崛起”的当下,各方媒体均自觉地宣扬、展现中国强大的一面。传统主旋律电影所表现的主体与新闻中出现的革命故事、英雄人物等形象重合,因此,此类影片不再引起人们的共鸣。从《建党伟业》《建国大业》到《建军大业》,从画面到人物不断地发生着改变,接受“粉丝经济”效应,选用“小鲜肉”作为影片的亮点,已经逐渐地褪去过往“崇高”的外壳,但是,仍显后继乏力。从《集结号》到《1942》此类运用现代电影科技表现战争的歇斯底里,表现刺激眼球的宏大场景的影片,似乎也不能表达当下人们的文化渴望,不能展现当下人们的文化认同。从《湄公河行动》《战狼2》《空天猎》到《红海行动》已经逐渐脱离真正意义上的宏大叙事。没有真正意义的媒介内蕴能直接表达时代的声音。从“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之类的直白话语,到手绑国旗的行为,这种直白式表达虽然一定程度上能给观众感官刺激,引起观众共鸣,但就当下媒介传达范式而言,同样暴露其表达方式的窘迫。 
电影《战狼2》海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形象脱离现实,似乎使影片可以更为奇观化、异域化、陌生化,从而满足消费者猎奇的心理。但是,对于主旋律影片似乎不可行。朗西埃所强调的“电影是政治”,以及个体所追求的文化认同、主旋律影片所要体现的民族文化标准,促使影片的物象塑造需要开启不同的道路。因而,在借助虚假的符号象征,通过消费活动来建构个体身份认同的语境下,主旋律电影的变革便由此产生。民族文化认同,需要每个个体文化同质,最后形成想象共同体。因此,《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此类挂有“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影片,以“真实事件”为口号,嵌入整个民族框架之中,正如鲍德里亚所言,“类同并不在于地位的平等化、集体有意识的同质化,而在于以下这一事实,即共同拥有同样的编码,分享那些使您与另外某个团体有所不同的那些同样的符号。正是与另一个团体的差异造成了团体成员们之间的相同”[3],以期赢得民族认同。就观众的反应而言,这种表达方式似乎已经获得成功。当下所谓的民族情怀似乎不运用这种直白方式就无法表达。而问题恰恰在于人们以这种物化方式作为全部的生命追求,这不仅仅是一种文化认同的概念,同时伴随着危机,即对真正意义的消解。就如“物化的本质仍然是异化”,这种新主旋律电影在探索中对“爱国”的物化方式,使之内在的异化显得无比突兀。
02
奇观:同质中的“好莱坞”
在消费文化符号化的当下,一种适应于全球范围的文化逻辑,开始对影片进行运作。这种消费文化逻辑导致电影市场上主旋律电影话语霸权的消解,逐渐开始建构符合消费文化逻辑的新式主旋律影片。对于这个过程,这里运用“同质”而非“异化”进行表达。所谓异化,就是“保留创作者特有而接受者没有的语言表达形式或文学形象,而不是用接受者的表达方式或文学形象来代替。这种方法有助于加强接受者对创作者语言和文化的了解,不断丰富接受者的表达方式,从而加快二者文化交流的进程”[4]。在主旋律电影转变的过程中,存在着矫枉过正之嫌,因此,选用“同质”。从《智取威虎山》的3D运用,到采用好莱坞式手法拍摄的《战狼2》,再到《红海行动》的主体西化,在赢得票房的同时,中国电影市场并没有真正在与好莱坞电影的对抗中取得胜利。如《战狼2》在国内取得历史性票房,与海外市场遭到冷遇形成强烈反差,似乎以迎合西式观影制作的电影仍然只能“内销”,而不同于《英雄》之类的电影,能获得全球口碑。 感官刺激至上的表达方式,全盘西化的“好莱坞”制作模式,在文化市场的改变中作为一条可行的尝试,都被国内诸多影片所采用。但是,在好莱坞化的过程中,解放军走向了“世界战场”,维护世界和平成为了“己任”,救赎不再是仅关乎中国人民的事情,这种模式不仅采纳好莱坞化的制作方式,叙事方式亦纳“西化”为内核,似乎又回到了19世纪前后国人全面接受西方的状态。在这种深受争议的过程中,新主旋律电影该何去何从? 除画面追求感观刺激外,《战狼2》上映时不可亵渎式的赞美话语、口径一致的舆论等随之而来。当然,影片中热血的战斗场景、不断出现的爱国话语的表达、各式武器的运用、正义一方的最终胜利等,都无不作为一种“……用于掩饰实际差异的假想面具”[5]不断地强化“主旋律”外衣,这种与《战狼2》《红海行动》相似的故事情节所造成的反复叙事,最终把其推向“神话事件神圣化”[6]——一切被工业化的言语生产化为“事件”,一切均仅仅是为了消费,一切都符合消费文化逻辑,但是在主旋律电影的转变中,“革命”叙事与“人民”叙事方式同样应时刻关注。
电影《红海行动》海报图片来源于网络
03
暴力:丰盛下的虚无
此处所言暴力,不限于电影中所表达的暴力美学。在消费时代,在这个物欲丰盛的时代背后,在世人对丰盛越追求越贫乏的旋涡中,“暴力”愈发凸显,在这里,主体的缺席、无目的的消费促使着暴力愈加弥漫。 透过幕布,暴力不仅以观者的情绪作为体现。镜头背后的导演,以及其作为代表的港式风格的救赎心态等都可作为诱因。导演渴望港式警匪类型片重新崛起的心态,以及对港式风格——“暴力美学”的推崇等在大陆类型片转型中凸显出来。《战狼2》中吴京所扮演的中国陆战特种兵与代表邪恶的势力进行斗争,并取得了胜利。故事主线中虽然不断地出现爱国式的语言,但是表现的不再是以人民为主,而是成为了以战争为表象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件,这在之后的《红海行动》中表现得愈加严重。无论是《战狼2》还是《红海行动》都是由一外籍角色恳请主角进行救援的情节来将故事推向高潮。这种对动机本身的控制,存在着一种脱离社会主义境遇下的政治无意识的表现的争议。虽然,就电影语言而言,这种正与反的强烈对抗更能增加观影效果,但是,在“好莱坞”式不断冲击国内影片的境遇下,盲目地效仿西方影视的手法,易于偏执一方,造成主旋律主体的不明,造成与现实逻辑脱节。而这种“无目的和无对象”[7]的效仿便是暴力所展现的一面。同时,在这种观众愈加对影片故事情节漠视,愈加追求刺激的视觉文化背后,所显示的欲望双重逻辑的割裂,正是“被需求的总体积极性取消、掩蔽、删除了的欲望的消极性在行动上的突然表现”[8]。所谓“暴力有意义”在此类型片的转变中被极力倡导。观众在进入影院度过一段刺激、激动的休闲时光之后,出了影院继续宣扬、鼓动更多的人进入影院,不允许出现任何反对话语,这种近乎狂热的奇观,除了票房,别无他物。这种影片的运营模式及随之出现的社会现象十分明显地展现了这个时代“偶尔会获得一部分丧失了的象征功能,尽管转瞬间它又会重新蜕变为消费物品”[9]的过程。 在日渐丰盛的影片中,主旋律影片一直在较大争议下逐渐向票房靠拢。当下主旋律“中国梦”如何表达,群体文化意识是否能够成为一个共同体,一直是消费文化社会下所探讨的问题。从《战狼2》开始,主旋律电影逐渐脱离本土,不再以社会主义生活环境为背景,这或许是追求影片自由化的另一举措。无论是演员的选择还是制片的范式,都逐渐地淡化国家这一界限,从而追求票房走出国界。但是这又与主旋律电影的主题产生了背离,勾画“完美国度”一味地追求感官的刺激,脱离了事件本身,这无疑会引发历史虚无主义的关注。而这种愈演愈烈的对感官刺激的追求正是与影片的丰盛联系在一起的。影片类型的增加,票房的增多,越以“主旋律”的口号呐喊,为了满足这种不断增多的关切,就越无休止地生产。这促使着这种主旋律电影在转变中更加倾向于此,不可逆转。
电影《湄公河行动》海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04
规训:“自由”的表象与集体的隐归
消费社会本身便是与生产力相匹配的一种社会体系,“消费是一种主动的集体行为,是一种约束、一种道德、一种制度。它完全是一种价值体系,具备这个概念所必需的集团一体化及社会控制功能”[10]。因此,在这种体系下所讨论的主旋律电影在建构过程中所体现的集体认同本身便是同一现象的不同面向。 在整个体系建构中,所表现的是处处迎合观众的取向,从“战狼”系列到“红海行动”再到“建党”“建国”“建军”三部曲中所展现的个人英雄主义、偶像崇拜等均在此列。需要注意的是,现代社会中已没有任何一种事物可以独立存在,观众的取向与影片的营造是否处于同一表现维度值得考量,观者的取向是否属于其自发行为有待商榷,由影片所引起的网络热潮同样需要冷静看待。如布尔迪厄所言,“品位具有分类作用,并把分类者也分了类”[11],消费的偏好影响着我们的文化认同。不过,“电影工业迎合观众”这种观点在当下的消费文化研究中是需警惕的。讨论主旋律电影的建构,更为准确地说是讨论营造出以主旋律电影为载体所展现的社会集体狂欢现象的消费文化体系的建构方式。 消费文化所遵循的是日常生活和商品的符号化原则,观者所看到的个人英雄主义的建构以及借鉴“好莱坞式”的拯救世人的世界警察形象并非仅存在如网络所热议的纯粹式爱国主义这一种阐释,影片背后的制作逻辑及环境同样是批判的主体。影片故事情节的构成仅仅是消费文化体系下的一种表达方式,而这一切仅仅是以围绕“观众选择自由”的表象展开的。在热议中电影的具体内容、情节已不再重要,由电影所引发的网络热点同样不是关注的重点,重点在于这种热议浪潮中所表现的对维护国家的趋同性、集体性。在彰显民族团结性及国家集体意识的过程中,所运用的便是消费文化体系下,以市场法则引导整个社会语境。对观者而言,虽然有一定的选择权,但是进入这个场域后,所表现出的趋同性同样是一种消费,一种对团结、热情以及一种社会参与的消费,而引发这一切的仅仅是观众所享受的“关切”——观众自以为影片的变革取向是以观众的需求为方向的。“新主旋律”影片与之前的不同便在于此,不脱离原来的主旨而在遵循消费文化体系中对观者以规训。在此,“主旋律”电影已经彻底地与市场从冲突走向融合。
电影《建党伟业》海报
图片来源于网络
05
结语
文章对消费文化视域下的主旋律电影的转变进行了分析。对在其转变的过程中,处理“本土”与“异质”文化平衡方面,在追求“好莱坞”模式的途中所伴随的自我主体丧失方面,在观众追求更加清晰刺激的视觉文化过程中与现实面临的困境相矛盾方面,均做了相关的论述。当下社会,主旋律电影通过自我改革、自我“内化”,以期成为新时代的文化共同体之表征,这个过程本身是值得倡导的。但是,在处理以上几个方面如何相互平衡时,因当下消费文化社会对中心文化的不断消解,相应地产生了诸多问题。在消费文化语境下,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是主旋律影片在自我建构的过程中所需重视的。

叶长琦.消费文化视域下新主旋律电影的自我建构[J]. 常州工学院学报(社科版), 2019,37(3):61-64.

作者丨叶长琦编辑丨鹏小腾

往期回顾

独家经验贴合辑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初试第一已录取: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初试第一!学长的励志考研路,绝对干货!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初试第二已录取: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初试第二拟录取学姐的考研心路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总分第二已录取:零基础跨考北大财新,你只需要一点勇气和毅力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初试前五已录取:笨鸟后飞,一篇非典型北大考研经验贴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专业课前五已录取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专业课前五学姐对你说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385+学姐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信你自己 | 一战录取北大汇丰财新非典型经验贴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380+已录取学姐纯干货分享: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给自己一个上北大的机会
  • 20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已录取:19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前进的路上,你的敌人只有你自己
  • 2018北大汇丰财经传媒初复试状元:写给或彷徨或笃定的你
  • 2018北大汇丰财经传媒总分前三:送给所有与财经传媒有不解之缘的考研人
  • 2018北大汇丰财经传媒总分前三:三跨学酥の真•北大财新考研风骚操作
  • 2018北大汇丰财经传媒专业课第一:写在人生边上——通往南燕之路
  • 2018北大汇丰财经传媒总分前五:考研锦囊最后一发,有没有你困惑的问题?

2020新手必读
  • 鹏腾工作室2019终极喜报:快讯!2019级北大汇丰财新录取结果早知道
  • 鹏腾工作室2019初试喜报:来自鹏小腾的一则喜报!
  • 北大汇丰财新考研历年真题 · 鹏腾工作室独家整理,权威发布:独家放送:北大汇丰财经传媒真题汇编
  • 2020北大汇丰财经传媒360°报考指南:2020级北大财经传媒系列第一弹:报考指南
  • 2020北大汇丰财经传媒读书指南:2020级北大财经传媒系列第二弹:读书指南

优质论文荐读
  • “交流”语境下的传播思想史 ——解读彼得斯的《交流的无奈》(节选)
  • 网剧影像景观流变:群体性表达的自我景观化
  • 知沟谬误:社交网络中知识获取的结构性悖论
  • 自媒体时代的视觉传播研究
  • 5G时代新的媒体生态浅析
  • 网络直播在我国的传播现状及其特征分析(下)
  • 网络直播在我国的传播现状及其特征分析(上)
  • Vlog 的传播特点及用户心理分析
  • 青少年“饭圈文化”的社会学视角解读
  • 从“趣缘迷群”到“爱豆政治”:青少年网络民族主义的行动逻辑

—  E N D  —
业界虽然低调,口碑成绩斐然经验丰富,方向精准,信息可靠,服务优质老司机组团,只等你上车选择鹏腾工作室,离梦想更进一步

© 鹏腾工作室
长按二维码添加“鹏小腾”,掌握最新资讯
官方小助手“鹏小腾”微信ID:Potent-Assist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