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吃喝喝假日远方-杜邦中国-鹏程经济消费网

吃吃喝喝假日远方

杜邦中国2019-09-25 11:18:09

看每日韦天推荐导读  提《申论》、面试能力且终身受益
《韦天推荐导读》周一至周五每日推送双休日停推
今日热点
  • 假日消费:除了吃吃喝喝,还有诗和远方
  • 直面结婚率,背后的现实焦虑
热点关注一
韦天推荐导读:假日消费是当下一个话题,公考考生要关注和思考。 假日消费:除了吃吃喝喝,还有诗和远方中秋假期甫过,文化旅游成绩亮眼。据文化和旅游部披露,今年中秋假期全国接待国内旅游总人数1.05亿人次,同比增长7.6%,76.4%的游客参与了当地中秋节文化主题活动。与“五一”、端午假期相比,两代、三代在中秋假期同游的人次占比提升了约14%。这个中秋,假期味儿少了,团圆味儿和文化味儿多了。文化和旅游消费的火热,是近年来以文促旅政策落地见效的证明。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回家后一切都忘掉,这样的旅游体验想来大家都不陌生。幸好,这样的情形正在逐渐成为回忆。如今,大受欢迎的,正是那些可以帮助游客沉浸于当地历史文化、民俗乡情,从体验项目中学习到新知识、丰富人生感受的旅游项目。通过深耕旅游产品的文化内涵、丰富游览过程中的文化体验,旅游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推向纵深。在河南嵩山少林寺景区,“中秋望月诗会”已经连办三届,为功夫少林平添一份风雅之情;上海松江举办“我们的节日·中秋”汉文化展示系列活动,游览醉白池之余,还能欣赏到中国历代服饰秀、民乐演奏、“中秋拜月”祈福仪式,颇为有趣。文化和旅游消费的火热,也是我国消费升级的重要体现。随着国民收入水平稳步提升,人民群众的消费理念和消费方式正不断发生变化,对于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传统旅游,特别是对“景点拍照”的狂热,其实仍是一种“占有商品”的方式,是对精神生活匮乏的补偿;而文化旅游的兴起,则代表着人们向追求“享受服务”跨越出的一大步。同样是游览故宫,在“故宫博物院”五个大字下竖起剪刀手拍照是一种体验,于宫园小径赏花探柳、欣赏美景则是另一种体验,从砖墙草木中寻访帝王故事、触发怀古幽思的感受就更加不同了。旅游者背景有差、兴趣各异,可以有不同的需求,但旅游资源的供给者就需要进行全方位自我提升,通过不断创新,将固有文化资源和文化要素盘活,以多样化的文化和旅游产品满足多样化的需求。国人文化旅游消费模式的转变,同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经济发展理念的机会。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一论断,实际上概括了经济活动的全部意义,由此将发展社会经济的目的锚定为“人的幸福”。对幸福的追求是永恒的,但幸福所包含的内容却在演进变化。物质匮乏时期,政府以GDP为纲,实际上就是要通过不断增长的物质产品来提升生活质量。但当我们不断地进行物质消费,达到某一临界点后,其产生的满足感就会面临边际效益递减。即便广告营销无时无刻不向人们灌输物质享乐的趣味,人的本能却会把自己拉回到对精神世界的关注。近年来,随着“不唯GDP论”“提高经济发展质量”观念的提出,全国文化需求高涨、传统文化热潮、文旅产业兴旺,都证明了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大大拓展了人民群众对幸福的认知广度和深度:渴望融入大自然,了解人类历史和文学艺术。从吃吃喝喝到诗和远方,背后是国人70年的拼搏奋斗。更长久的幸福之路,在我辈脚下。
热点关注二

韦天推荐导读:结婚率当下成了问题,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 直面结婚率,背后的现实焦虑如果钱锺书先生活在当下,一定会忍不住重新修订他的《围城》,其中那句赫赫有名的“婚姻像城堡,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就脱离于当下现实。联想到如今越来越攀升的离婚率,城里的人是不是想逃出来我们暂且不论,只说说城外的人,如今倒未必都想冲进去了。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联合提供的数据显示,从全国范围来看,2018年的结婚率仅为7.2‰,创下了近10年来的新低——越来越多的人徘徊在婚姻这座围城的门口“兴叹”。表面上看,跨进这道城门,仿佛只隔着与对面相亲对象之间的那张小小咖啡桌,实际上却因为种种社会经济文化因素而隔着关山万重远。纵观近年来,促进结婚率提升和人口增长的各种政策接连出台,不管是在宏观层面上放开二孩政策,缩减或取消晚婚晚育优惠,还是最近有人大代表和专家提出将男女结婚年龄分别下调至20岁和18岁,其出发点都是希望提升青年人群的婚育热情,而实际却收效甚微。迫切想结婚的人不受上述政策调动也会积极结婚,而原本缺乏积极性的人群再怎么调动也激发不起相应的婚育热情。特别是晚婚晚育优惠政策的缩减或取消,让一众大龄单身人士的婚育迫切性更是雪上加霜。面对专家提出的“将男女结婚年龄分别下调至20岁和18岁”,围观群众更是纷纷吐槽:“你以为我们不结婚的原因是因为年龄不到18岁?”纵观各路网友对这一提议的热议,否定的原因大致集中在结婚花销所要算的经济账上,表面上的“喊穷”也许仅仅只是一种戏谑,但其背后却涌动着更为复杂的社会因素。也许纯粹以爱情相结合的婚姻并不能与房子、车子等现实问题紧密挂钩,但我们不可忽视的是,“婚姻”这一社会关系本应建立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现实基础之上,即使能说服年轻伴侣们不必计较眼前一时的物质得失,但长远来看,紧随其后所面临的生育成本、下一代的教育成本、医疗成本以及对夫妻双方职业规划的长期影响等,依旧是一系列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专家们建议“年轻人18岁就可以结婚”,殊不知18岁的孩子正处于高考前后,彼时人生观、世界观尚未完全成熟,如果在高考这一人生的关键点上凭一时的荷尔蒙冲动去结婚,对个体的长远发展可谓腰斩式摧残,更遑论又何来经济基础保障即将匆匆而来的下一代?难道要让此时40多岁的父母不但要为刚成年的子女操心,还“荣升”祖父母被迫扛起再下一代的养育任务?更别说在如今老龄化的社会压力下,还有双方家庭的老人需要赡养。几乎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将男女结婚年龄分别下调至20岁和18岁”的建议成真,如今40至50岁左右的中年人将成为生活压力爆棚、幸福感最低的人群。如果把“结婚率低下”这一问题放到更大的社会趋势中来剖析,如今的就业发展、养老保障等与传统婚姻休戚相关的经济结构性命题早已发生了根本性变革。传统中“男性劳动力支撑家业”早就变成了“妇女能顶半边天”,而“养儿防老”等固有的养老方式早已开明地让位于“居家+社会机构”的组合式养老。在种种现实因素的影响下,婚姻的结合既有赖于经济因素,又在渐渐地摆脱经济的桎梏,越来越回归到情感上势均力敌、互相欣赏的本原状态。从这方面来说,也是社会不断进步的表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人生在世,都或多或少地需要一份温暖的感情来慰藉,只是在当下社会,这份感情并不一定与婚姻中带着压力的庄严责任画上等号。既然如此,不妨尊重观念的多元化:晚婚或不婚的人群能从容地坚持自身的情感判断,希望步入婚姻又碍于种种现实的人群能得到更多的帮助以疏解其压力。包括为不同年龄段的单身人群创建更多的交往渠道,在婚育假期、妇女福利等方面给予更多的政策优惠,以及破除局部地区天价彩礼的陋习等举措,都能实实在在地增加人们对婚姻的期待和向往。同时,在教育体系和文化建设中普及正确的婚姻观念,破除年轻人对婚姻的恐惧和迷思,才能让人们建立起更加健康的亲密关系。如果我们的电影电视剧都热衷于勾勒霸道总裁和白领精英的幸福生活,而少于赞颂柴米油盐下胼手胝足的夫妻相濡以沫的快乐,让常年接触这些虚假幻象的年轻人将幸福与物质直接画上等号,只恐惧于生活的漫漫艰辛,而接触不到婚姻真实的质感,又怎会有信心从平地开始一砖一瓦地筑牢婚姻的基石呢?


韦天教育2020年中央机关、浙江省公考考前笔试辅导班招生简章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立即查看